观《国家记忆·一定要把淮河修好》有感

2020-07-20 14:43 作者:省机电排灌总站 浏览量:
【字体:  

日前,由水利部、淮委和流域四省共同配合央视拍摄的《国家记忆·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纪录片在央视播出,展现了新中国成立初期治理淮河的艰辛历程。纪录片共5集,分为治淮决策、八方支援、蓄水筑坝、通江达海和治淮劳模五个部分,我看完之后深有感触。

谈“水”,水流众生

水,是生命之源,万物之本,千百万年间在地球上流淌,见证了地球的演变,也哺育了一代又一代的生命。水的结构非常简单,水分子由一个氧原子和两个氢原子构成,是自然界最简单的化合物之一,然而,水却能万千变化。它可以是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的秀美风光,也可以是惊雷啸起浪滔滔、溃坝决堤猛水高的无情洪灾;它可以是清风徐来,水波不兴的静美,也可以是带来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的澎湃。人类文明生来就与水密不可分,“两河流域”、“华夏文明”等无不是从水开始的。是以,我们要敬畏自然,学会与水共生。

谈“治水”,蓄泄兼筹

千百年来,根治淮河在一直是深受淮河洪灾之苦人民望眼欲穿的期盼。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主席对淮河流域救灾及导淮工作做出了四次重要批示,并发出“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的号召。周恩来总理主持召开了新中国历史上首次大规模的治水会议,讨论如何根治淮河。过去淮河流域老百姓中一直流传着这样一句顺口溜,“河南排,苏北堵,中间的皖北最受苦”。上游的河南主张多往下游排水,下游的苏北主张上游多蓄水,各地站在各自立场上僵持不下。此时,周恩来总理运用现代科学技术观点,提出了“蓄泄兼筹”的治水策略,即在上游修建水库,在中游修建蓄泄洪区工程,下游拓挖人工河道,引淮河水入海。于是,有了现在的佛子岭水库、梅山水库、淮河入河水道等一系列水利工程。“蓄泄兼筹”充分地体现了治水的自然辩证法,结束了治水的历史争论。

经过了几十年的治水工作后,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从全局和战略的高度,提出了的“节水优先、空间均衡、系统治理、两手发力”的十六字治水方针,为强化水治理、保障水安全指明了方向。在2019年的全国水利工作会议上,鄂竟平部长指出我国治水的主要矛盾已经发生了深刻变化,从人民群众对除水害兴水利的需求与水利工程能力不足的矛盾,转变为人民群众对水资源水生态水环境的需求与水利行业监管能力不足的矛盾。我们要适应新时代治水矛盾的转变,落实“水利工程补短板、水利行业强监管”举措,不断强化排灌行业的监督和管理。

谈“自信”,不可无傲骨

去年,曾独自一人到了梅山水库,登上坝顶,在连拱处静静地看着平静的水库水面。佛子岭、梅山等水库都用了连拱坝型,当时属世界罕见。新中国成立之初,经济一穷二白,还要支援抗美援朝,水库坝型的选择是摆在专家和工程技术人员面前的头道难题。中国的水利专家汪胡祯带领工程技术人员进行勘察,反复推算,确定了钢筋混凝土连拱坝的坝型,没想到却被苏联专家一票否决。

中国专家经过了深入研究,坚持了自己的观点,1954年10月,佛子岭水库胜利竣工,11月第一台机组安装完毕,正式发电。一个钢筋混凝土大坝在不到三年时间里出现在大别山里,在当时国内水利工程界都惊为奇迹,就连国外同行如列宁格勒水电设计院院长也伸出大拇指说:“连拱坝好,中国工程师了不起。”这体现了中国人民的自信。诚然,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中国人民傲骨铮铮,在战略上藐视困难,战术上重视困难,要从大处着眼、小处动手,脚踏实地、锲而不舍,终于有了屹立于大别山区的连拱坝。

谈“心态”,水利万物而不争

前几天看到一篇文章,说到“清华大学2020土木大类,包括水利不在再第一批次招生”。实际上,自从新一轮的机构改革之后,“水利地位越来越弱势”、“以后将再无水利部门”等各种唱衰水利行业的声音纷至沓来,有些甚至是我们水利行业内部人员的感慨。其实,大可不必。虽然,自改革开放以来,国家经济飞速发展,国家战略中心开始调整,逐渐由落后的农业国发展成为工业大国、工业强国,第二产业、第三产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占比不断提升,水利的重要性确实逐步下移了,但是,我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中,约有100万平方公里的面积依靠江河湖海的堤防保护,经常处在水灾的威胁下,而这些正是我国人口最集中、工农业最发达的各大城市所在地。另外,从本次疫情就可以看出,农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基础地位不可动摇,是保障国计民生的根本所在,而水利是农业的命脉,因此,无论是任何时候,水利都是不可忽视的存在。

水利事业“功在当代,利在千秋”。我们作为水利人,要坚守“兴水利、除水害,为人民服务”的初心,牢记“忠诚,干净,担当 科学,求实,创新”的水利精神,尽己之力,勇往直前,迎接江淮安澜,农田丰收以及农民的喜悦。

(王朝辉)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