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日报:淮河“定盘星”的故事

2021-06-18 15:21 来源:省佛子岭水库管理处 作者:省佛子岭水库管理处 浏览量:
【字体:  

淮河“定盘星”的故事


■ 本报记者 王弘毅

淮河是世界上最复杂、最难治理的河流之一。肆虐的水患,曾给沿淮人民带来许多苦难。

提起淮河,不得不说一个地名——王家坝。每当淮河出现洪涝灾害,这里便成为全国关注的焦点。

它是千里淮河“第一闸”“定盘星”。

从1953年建闸到2020年第16次开闸,这座“定盘星”见证了安徽治淮70多年的历史和成就。

水患肆虐

淮河与黄河、长江、济水,在古代并称“四渎”。这是一条美丽的河流,甲骨文中“淮”字意为飞鸟掠过河流。《说文解字》中,“淮”字从意而形,释为“从水隹声”。“隹”本指“鸟儿”。

淮河与秦岭构成中国地理南北分界线,这里地处南北气候过渡带,沃野千里,是传统农业生产基地,历史上经济富庶、文化灿烂,是中华文明重要发祥地。由于地处中原腹地、南北要冲,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特别是宋代黄河夺淮入海后,水灾频发,演变为历史上多灾多难的区域之一。

据淮河水利委员会介绍,明清至新中国成立初期450年间,这里每百年平均发生水灾94次。“两头高,中间低”的流域地形,使淮河成为中国最难治理的河流之一,一度被老百姓称为“坏河”。凤阳花鼓里“十年倒有九年荒”唱词,则是大雨大灾、小雨小灾、无雨旱灾的淮河写照。

1950年夏季,淮河流域突降暴雨,洪水在淮河两岸肆虐,1300多万人受灾,4300余万亩土地被淹。

全面治淮

1950年10月,中央人民政府作出《关于治理淮河的决定》,翻开了淮河治理历史性的崭新一页。

1951年5月,毛泽东主席发出“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的伟大号召,掀起了第一次大规模治淮高潮。以“蓄泄兼筹”为方针,淮河儿女团结拼搏、艰苦奋斗,持续开展大规模治淮建设,取得举世瞩目的辉煌成就。

1950年开始大规模治淮建设,到1991年淮河大水后兴建的19项治淮骨干工程,再到2011年启动实施的进一步治淮38项工程,淮河中游基本形成了由堤防、行蓄洪区、水库、分洪河道、枢纽控制工程和防汛调度指挥系统等组成的防洪保安体系。

1991年大水后,国务院部署加快治淮工程建设,我省如期建成以临淮岗洪水控制工程为代表的14项治淮骨干工程,基本形成防洪减灾体系,淮北大堤保护区以及蚌埠、淮南城市防洪标准提高到百年一遇。2003年、2007年淮河大水后,实施进一步治淮工程,流域防洪抗灾能力得到进一步提升。

战洪“利器”

水利工程,是防汛抗洪的“利器”。王家坝闸始建于1953年,被誉为“千里淮河第一闸”。它的地理位置特殊,地处河南省、安徽省以及淮河、洪河、白露河的交会处,也是淮河中上游分界点。

王家坝闸是淮河唯一一座由国家防总统一调度的大闸。当洪水来临,超过保证水位29.3米时,为了削减淮河洪峰,缓解上游抗洪压力,国家防总如下达蓄洪命令,就要开启王家坝闸。

为上游减压,为中游缓险,保下游平安,是它最大的功能。王家坝水位也被称为淮河防汛的“晴雨表”“风向标”。

每次开闸,巨浪翻滚的洪水倾泻而出,像脱缰的野马冲向闸后的蒙洼行蓄洪区,使其成为一片泽国。

蒙洼蓄洪区,兴建于1951年,是淮河流域第一个蓄洪区,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使用频率最高、使用效果最好的国家蓄洪区之一。自建立以来,共有13个年份16次蓄洪。

王家坝水利枢纽工程等一项项治淮水利工程,构筑了防洪战汛的“铜墙铁壁”,经受住了历次大洪水的考验。

2020年,淮河出现2007年以来最严重汛情,发生了流域性较大洪水。水库拦洪效果好,堤防挡水稳得住,行蓄洪区运用及时、安全、有效,中游水下得快……70余年治淮工程在应对洪水过程中发挥了巨大作用。

人水和谐

如今,当你行走在蒙洼地区,你会随处看到写在老百姓脸上乐观的笑容。

近年来,随着庄台整治与居民迁建,蒙洼行蓄洪区人民的生活越来越幸福。

“做梦都想不到能住上这样好的房子,你看,绿化漂亮、房子宽敞,利落得很,就俩字‘得劲’!”坐在王家坝安置小区的凉亭里,88岁的王兆登和大家“侃大山”。

去年底,王兆登一家4口从拥挤不堪、环境脏乱的庄台上,搬到规划整齐、环境整洁的安置小区,住进窗明几净的120平方米大房子,用他的话来说是发生了“天大的变化”。

这几年,越来越多像王兆登这样的村民陆续搬离庄台,住上了宽敞舒适的新房。

去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视察阜南时指出,要根据蓄洪区特点安排群众生产生活,扬长避短,同时引导和鼓励乡亲们逐步搬离出去,确保蓄洪区人口不再增多。

阜南县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讲话精神,按照省委、省政府提出的“减总量、优存量、建新村、分步走”和民心至上的原则,实施居民迁建安置,力争让迁出的百姓日子过得比原先在庄台上更好,让仍留在庄台上的百姓日子过得比以前更好。

搬走的,在住的,大家都感恩党的政策,感恩这美好的时代。

当地流传着“拐弯树”的故事。40年前,在阜南县王家坝镇陈郢庄台,有村民在拥挤狭窄的院里栽下一棵椿树,20年后,椿树长大了,因庄台人均面积太小,为防止挡住别人家的房子,只能锯掉树头,用留下的树干捆上铁丝绑上砖头当梯子用,每次上房顶晾晒,都要爬树上去。

谁知道,这棵被砍头的“梯子树”竟奇迹般地活了下来,还拐了个弯绕过房檐继续生长,像胜利的“V”字。

如今,庄台整治后,许多老房子被拆了,环境宽敞了,这棵树却保留下来,当地人将“拐弯树的故事”写到墙上,以纪念这棵“树坚强”。

屡遭苦难,却坚韧不拔。当地人打趣地说,王家坝的这棵树有股王家坝人的“劲儿”。

70年来,安徽先后战胜了1954年流域性特大洪水,1991年、2003年、2007年、2020年流域性大洪水以及历次干旱灾害。沿淮地区实现了由“小水大灾”到“大水小灾”的转变,洪水来袭人民群众流离失所的历史一去不复返。

对于安徽人来说,王家坝不仅仅是一个地名、一个闸名、一个水利工程名,它是70年治淮的一个关键节点,是70年治淮的一个历史丰碑,它见证了沿淮人民曾经的伤痛与苦难,见证了一次次防汛抗洪的重大胜利,见证了日渐强大的中国为保护人民生命安全而立起的坚强护盾。

从伤痛、苦难,到安居、安澜,那“走千走万,不如淮河两岸”的民谣,以全新的内涵传诵在当今的淮河两岸……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