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我们都是淮河人》系列报道之五

2021-07-21 14:50 来源:颍上局赵雅  浏览量:
【字体:  

饶金钟:矢志治淮四十载,不忘初心守安澜

 

七月的颍淮大地,大雨、小雨争相登场,为数不多的晴朗天气也总是夹杂着不期而遇的雷阵雨。趁着几许难得的阳光,我们驱车前往阜阳市颍州区桂花苑,拜访住在那里的颍上局退休职工饶金钟,听他讲述治淮点滴往事。

矢志水利,勤学苦练强本领

刚到饶老家中,我们便感受到他的热情好客。据饶老家人反映,得知我们要来拜访,老爷子已经激动地好几天没睡个好觉啦。

今年已87岁的饶金钟,虽年事已高、听力减退,但说起以往工作的点点滴滴,依然精神抖擞、声音洪亮、记忆犹新。那些年的经历,在老人的叙述中,犹如电影画面一般浮现在我们眼前。

1954年,刚刚年满20岁的饶金钟,在“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的伟大号召下,来到颍上县水利科,参加治淮工作,至此与水利结缘。那时,治淮高潮日益兴起,出生在淮河岸边的饶金钟,一心想投身治淮事业,为家乡尽一份力。当年7月,大雨、暴雨席卷了整个淮河流域,淮河、颍河水位陡涨,防汛形势异常严峻。饶金钟虽对这一情形不陌生,但仍提心吊胆。“因为1950年7月连降暴雨,淮河堤坝破防,淮、颍河洪水连成一片,平地泛水行舟,群众流离失所,那时的场景深深的印刻在我的脑海里,身为水利人,守护大堤安全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然而限于当时防汛抗洪条件有限,最后淮河还是破堤了。”说到此处饶老眼眶有些许湿润,满是心酸和无奈。此后数年,他从最基本的水利技能学起,1957年至1958年又到安徽省水利干部学校进修,为的就是能够多学习一点业务知识,多保障大堤一份安全,这也为他后来走上领导岗位打下坚实基础。

以闸为家,不负韶华展作为

1978年,由于工作表现突出,业务能力扎实,根据组织安排,饶金钟调任当时知名堤防管理段——赵战段,担任段长一职。“由于赵战段离颍上县城家中较远,当时也没有现在这样便利的交通条件,往返一趟要浪费大量时间,索性从那时起就吃住在赵沟闸上了。”饶老轻描淡写的说道,这时坐在饶老旁边的妻子忍不住补充道:“他这一住就是十几年,特别是防汛期间赶都赶不走,叫回家都不回,碰到家中有急事也才请一天或者一晚的事假回一趟家。”面对妻子的些许责备,饶老露出愧疚之情,努力调整好情绪的他又接着说:“即便不住在闸上,早出晚归,你也是很难见到我的。”

到任赵战管理段后,饶金钟实行“三步走”工作思路:第一步抓责任,主动联系当地政府成立河道工程管理委员会,层层压实堤防管护责任;第二步搞绿化,在堤防内外两侧种植杨树等经济林木;第三步求创新,开创出“三高一化”的新集镇堤防管理模式(注:“三高一化”是指:高标准、高质量、高效益,堤防管理整体化)。这一成功经验,随后在邻近管理段推广。

说话间,饶老的女儿饶明莉打开手机相册,向我们展示饶老带领赵战管理段获得的荣誉。安徽省、水利部、阜阳市、颍上县等颁发的“水利管理先进单位”“文明单位”奖状、牌匾多达十余件。饶老在得到上级部门肯定的同时,更是得到当地百姓的认可,在当时,新集镇流传的“来新集镇,不去赵战闸看看,就不算去过新集镇”的话语,就是最好的印证。面对荣誉和称赞,饶老深情的说:“成绩属于管理段的每一位淮管人,但最令我自豪的是到任当年7月,淮河流域普降大雨,7月8日、23日,8月9日、26日、31日先后出现五次洪峰,得益于治淮工程逐步建成和全体治淮人的共同努力,淮河从始至终都没有出现破堤情况。”

退而不休,不忘初心系水利

从一个青涩懵懂的少年到如今满头银发的老者,虽然从淮管岗位上退下来已有三十载,但是饶老对水利事业的满腔热情却丝毫未减。退休前饶老早早将儿子饶明显、女儿饶明莉领进了淮管事业的大门。如今退休在家的饶老,最喜欢的就是和女儿饶明莉聊聊工作情况。女儿每次都会将工作近况告诉饶老,饶老也总是兴致勃勃地为她出谋划策,帮助解决工作上遇到的难题。女儿笑着打趣说:“即使退休了,父亲也是退而不休,充当我的智囊团呢。”饶老也是笑着回应说:“与淮河打交道的数十年里,与其说是淮河的治理者,不如说淮河更像是我的一位‘挚友’,陪我度过了数不清的日日夜夜,与‘挚友’分别,心中话不尽的不舍。”

2020年7月,当饶老得知王家坝闸第16次开闸蓄洪,这位久别的‘挚友’又在“发脾气”时,他立即打电话给女儿想要到颍河大堤上看看。由于连日大雨下个不停,女儿忙于防汛值班同时出于安全考虑,没有答应饶老的要求。不会上网的饶老,只能通过电视了解最新汛息。女儿也抽出空闲通过电话不时汇报淮河、颍河防汛最新进展。当饶老得知淮河、颍河河道工程在长时间高水位作用下纹丝不动,最终实现安然度汛时,悬着的心才终于落了地。

临别之际,我们向饶老介绍了颍上局近几年的改革发展情况。当听到淮河、颍河防汛备汛有力有效,堤防绿色长廊正在逐步形成,涵闸信息化系统投入使用时,饶老连声说了三个“好”。说话间,屋外传来了噼里啪啦的雨点声,打断了我们的谈话,饶老看着打在窗上渐变渐快的雨点,转过头语重心长的对我们说:“有你们在,大堤必然无恙,淮河必定安澜。”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