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我们都是淮河人》系列报道之十

2021-08-12 15:43 来源:怀远局王严冬、余珊珊  浏览量:
【字体:  

殷洪根:治淮精神代代传


“永斌,这几天都要下大暴雨,你就别回家了,就住在所里。一定要看好堤防、涵闸”。每年汛期,怀远局职工殷永斌都会无数次收到老父亲殷洪根如此这般的谆谆教诲。于老人家而言,数十年过去,变换的是青春,不变的是一名淮管人守护淮河的初心。

1938年,殷洪根出生在怀远县的一个小村庄。父母都是农民,家庭并不富裕。深受祖辈实干的影响,他打小就老实肯干,特别是水利战线奋斗40余载,一直兢兢业业从事各岗位工作,并于1986年荣获得水利电力部“献身水利水保事业二十九年”荣誉证书及纪念章。

回忆起自己的水利工作生涯,殷洪根的话匣子一下子就打开了。“我16岁入党时,就在生产队工作了。1957年11月,参加水利工作,那个时候负责郑岗电灌站的建设……”

1957年,殷洪根时任正在建设中的郑岗电灌站生产建设队长。那时,所有建筑材料全都靠人工搬运,殷洪根也不例外。和同事们肩挑手抬建筑材料一年后,电灌站终于建成。自此,周边农民兄弟不再为庄稼浇水灌溉发愁。

电灌站建好了,需要能够掌握操作机器技术的文化人。那时,殷洪根初中毕业,顺理成章就成了锅驼机手的人选。

“锅驼机形似火车头,是蒸汽的,14进12出,气门一打开就可以抽调水。像郑岗电灌站10台这样的锅驼机基本上只有我一个人操作,不但可以灌溉,还可以用于排涝,是真真切切能解决老百姓困难的好机器啊。”殷洪根感慨道。

1960年,由于工作表现出色,殷洪根又被抽调到上桥电灌站,参与新站建设。上桥电灌站建成后,也就一直留在那里工作。再后来,“水电分家”——分为电力局、水利局。想着自己一辈子在水利上倾注的心血和热爱,他毅然放弃可以去县城电力局的好机会,坚定地说:“我还要在基层,还要管理电灌站和看护好大坝子”。

1978年6月,殷洪根来到淮河修防所六孔闸管理所(现怀远上桥管理所),管理40多公里的堤防和多座涵闸。他说,当时的堤防两侧树木稀少,堤顶路面狭窄,每到下雨天路面泥泞不堪。后来在各级政府的协调下,堤防两侧开始栽植树木和经济苗木,堤防两侧慢慢栽植了上万亩绿化苗木,堤防也渐渐显示出生机活力。

然而水灾难防,1991年的那场大水,让殷洪根至今心有余悸。“天上下着瓢泼大雨,但我们都光着脚,扛着草包和木棍就往堤上跑,那个时候吃喝住都在坝子上,就为了看住大堤,死保大堤,然而……”,说到这,殷洪根眼眶湿润了。“后来还是没保住,大水漫过了行洪堤坝子,整个荆山湖行洪区一片汪洋,最终还是苦了农民了,庄稼都被淹了,老百姓一年到头扑了个空……”

回忆往事,老人深有感慨,“你们现在条件好多了,大堤固若金汤,堤顶全是水泥路,巡堤可以开车,也不用踩烂泥了,哪像我们那个时候全靠步行呀。”当被问及对现在淮河管理工作有什么看法时,他谦虚地说道,你们都是淮河局的希望,都是大学生,有知识、有水平,淮河局肯定会越来越好。

耄耋之年的殷洪根,身体硬朗,耳清目明,精神抖擞,虽然早已退休多年,但并没有就此了却与水利的“情缘”,两个儿子都接过父亲手中的接力棒,继续进行着守护淮河的工作。

“以前小时候,父亲一直上班,通常一两个月看不到父亲的人影,对他还是挺埋怨的,后来,自己也从事了水利事业,成为了淮管人的一份子,慢慢地就特别能理解父亲。”殷永斌说,老父亲经常教育他要以单位为主,踏踏实实地干,认认真真完成领导交待的工作。

而现如今,听天气预报,逛大坝,看水利新闻成了殷老每天必做的三件事。

时间的车轮滚滚向前,淮管事业也在不断地发展之中,在历史的长河中有许许多多的淮管故事在上演,有许许多多像殷洪根这样的淮管工作者在默默奉献,如今,他们走过的路,我们依旧在前行,峥嵘岁月60载,年轻的淮河依旧熠熠生辉。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