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水利报:长歌当颂王家坝

2020-09-11 16:15 来源:中国水利报  浏览量:
【字体:  

王家坝,地名。

因为淮河干流运用次数最多的蓄洪区和进洪闸、退洪闸均建于此,所以每到淮河汛期,这个名字就会牵动着所有人的心。

庚子之年,夏日酷热。受持续强降雨和上游来水影响,7月20日8时34分,淮河干流王家坝闸开闸蓄洪,蒙洼蓄洪区又一次启用。

涨水之急、速度之快,超乎想象!这一次已经是蒙洼第16次蓄洪。自1953年建成以来,王家坝闸为削减淮河洪峰、保淮河安澜立下了汗马功劳。如今,洪水已经消退,淮河防汛抗洪取得了阶段性胜利。

你肯定会问,王家坝闸为什么这么重要呢?下面,就让我们在历史长河中去找寻这里曾经发生过的波澜壮阔的故事吧!

穿越时空的隧道,新中国治淮70年的记忆,虽然像老照片那样正在泛黄,但它作为历史的见证,已深深地镌刻在每个人心里——没有人能够忘记,没有人可以忘记。

王家坝闸地理位置特殊,地处河南、安徽两省三县(阜南、固始、淮滨)交界,也是淮河、洪河、白露河三河的交汇之处,是淮河干流蒙洼蓄洪区的控制进闸,它的水位被誉为淮河防汛的“晴雨表”、淮河灾情的“风向标”。蒙洼蓄洪区也就是蒙河洼地,是王家坝闸后方的狭长天然地带,自然成了淮河蓄洪的首选之地。

淮河是中国最难治理的河流之一。历史上阜南县黄淮泛滥,水系紊乱、水利失修、灾害频发。如何变“水患”为“水利”,历朝历代,都是执政者不得不面对的难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淮河治理翻开新的一页。1950年7月,淮河流域暴发洪水,毛泽东主席发出“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的伟大号召。为了统筹治理水患,1950年10月,淮委提出《蒙河洼地蓄洪工程的规划设计》,规划明确由王家坝闸、蒙洼蓄洪区、曹台退水闸共同构成蒙洼蓄洪工程,整个工程于1953年7月完成。

记忆中,滚滚洪流如脱缰野马奔向村庄、田园,在1953年建成蒙洼蓄洪区后,这样的画面先后于1954年、1956年等7次出现,改革开放后又出现9次,特别是1982年、1991年、2003年3个年份,王家坝闸均在1个月内2次开闸蓄洪,为削减淮河洪峰,确保两淮能源基地、京九和京沪交通大动脉、淮北大堤及沿淮大中城市的防洪安全立下汗马功劳。

自然界的现象如果超出人类社会的承受极限,打乱了生活常态,就会成为灾难。作为行蓄洪区,面对洪水,都有着共同的处境和相同的使命。

淮河全长约1000公里。王家坝闸以上为淮河上游,河道比降较陡,300多公里河道落差约178米,到了中游比降突然变缓,河道落差仅为16米。加上上游地处山区一级支流就达27条,二三级支流100多条,这些数据表明了王家坝之所以为“千里淮河第一闸”的原因——上游因落差极大,淮水可在瞬间汇聚至王家坝附近,而中游落差极小,又因下游洪泽湖的顶托,所以淮河一遇大雨,极易在中游形成洪涝灾害。

王家坝,在外地人眼里是一座蓄住洪水的“天然仓库”;在当地人眼里则是抗洪的“中流砥柱”。

1991年夏,淮河流域发生特大洪灾,淮河出现建国以来罕见的洪峰。6月15日,王家坝开闸蓄洪。20天后,铺天盖地的暴雨又一次向淮河流域袭来。7月7日,王家坝闸再次被迫开启。这一年,是当地许多人记忆中蒙洼洪水停留时间最长的一次。

2003年汛期,持续不断的降雨,使淮河干流的水位扶摇直上。7月2日,淮河干流王家坝水位在超过29米后,丝毫没有减缓的意思。7月3日凌晨,洪水迫使王家坝打开闸门。之后由于连续三天强降雨,7月10日24时,王家坝闸13孔闸门再次徐徐提起。值得一提的是,这一年淮河现代防洪的理念首次被提出,1991年以来建立的淮河防洪工程体系作开始发挥重要作用,取得了显著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这一切,发生在我们身边。但这一切,仅仅是表象的变化。更深一层的变化,是执政思想和治水理念的转变。

2003年大水以后,党中央、国务院把水利放在经济社会发展的突出位置,全面加快治淮基础设施建设。2003年11月,在完成当年开闸蓄洪的使命后,历经五十年风雨的王家坝旧闸因闸体老化被拆除,新闸扩建工程破土动工,到2004年12月竣工。同时,与之同步实施的蒙洼治淮重点工程其他项目也都顺利完工。

如果说20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的筑堤、挖河、建闸、建站给濛洼蓄洪区搭起了骨架,90年代大规模的综合治理给濛洼增加了血肉,那么,2003年灾后的新一轮治淮工程则给蒙洼筑起了一道坚不可摧的防洪保安防线。

伴随盛世兴水高潮迭起,我国可持续发展治水思路也开始不断完善,以人为本、人水和谐成为治淮华美乐章的主旋律。

2007年6月29日至7月上旬,地处淮河要地的阜阳再次遭受洪魔的侵袭。7月10日,王家坝开闸蓄洪。经过各方共同努力,此次淮河大水紧急转移人口80多万人,行蓄洪区运用紧急转移1万余人,无一伤亡;淮河干流和重要支流堤防无一处决口;流域大小水库无一垮坝。

抗洪是战场,也是考场,既考验“硬件”,也考验“软件”;既考验具体措施,也考验思想理念。可以说,每一次特大洪水的应对,都是对防汛抗洪能力和水平的全面考量。

无论是身处抗洪一线,还是位于抗洪后方,2007年的人们开始有一个共同的感受,就是:面对洪水,大家更加从容。

同一条河流,相似的洪水,结局却大不相同。回想起1991年大水,转移人口数百万,淮河干堤处处险情,严防死守,惊心动魄;堤内洪水滔滔,堤外汪洋一片。洪涝导致铁路、公路等多条交通干线几度中断,数千家工厂、企业停产、半停产。与2003年大水相比,更为可喜的是:洪水淹没面积减少了19%,因灾转移人数减少了61%,工程出现险情减少了65%,抗洪防守人数减少了81%。

历史车轮滚滚向前,时代潮流浩浩荡荡。从过去小水大灾、洪水泛滥,到现在大水小灾、有序应对,淮河流域防御洪水的工程和非工程体系基本形成,成为抗御洪水的坚实的防洪物质基础和重要保障。由控制洪水向洪水管理转变,尊重自然规律,坚持兴利除害相结合,通过优化调度方案,统筹安排“拦、分、蓄、滞、排”等各项措施,充分发挥水利工程综合效益,最大限度地保证了流域整体的防洪安全。气象、雨情、水情等实时信息的传输和共享提高了防汛指挥的科学性,增强了防汛决策调度的实效性,为防洪奠定了可靠的智力支撑。

新中国治淮事业70年,始终高扬尊重规律、科学治理的旗帜,淮河两岸终于呈现出了人民群众希望的样子。

与天下同利者,天下持之。

行蓄洪区群众的生产生活一直是党和国家牵挂的大事。

多年来,为了淮河安澜,蒙洼蓄洪区的百姓舍小家、顾大家,做出了巨大牺牲。但是由于自然灾害等多方面的综合原因,这里一些群众仍然处于贫困之中。今天,对于蒙洼蓄洪区的很多百姓来说,洪水已经不再如猛兽般可怕,16次开闸蓄洪,几十年和洪水打交道,让他们对洪水有了新的认识。伴随着防汛能力的大幅度提升和水利设施的不断完善,在国家扶贫政策的推动下,蒙洼人民正抢抓时机,选准突破口,做好“水文章”,因地制宜发展适应性产业,坚决打赢行蓄洪区脱贫攻坚这场硬仗!

夏日时节,四里湖湿地,地势低洼、沟壑纵横、湖泊棋布、水鸟云集,这片有着近百平方公里的原始湿地,因为地处孕育出王家坝精神的蒙洼蓄洪区境内,近年来因为旅游开发变得声名鹊起。初入这里的人们着实很难将眼前的景象和不久前汪肆的洪水联系起来。

在阜南县黄岗镇的柳编加工厂,一个个形状各异、不同用途的柳编制品仿佛被施了魔法一样,从工人们灵巧的双手里变出;展厅里,样式各异的柳编产品应有尽有;仓库里,堆积如山的产品正在装箱打包,准备销往各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需要坚决啃下行蓄洪区脱贫攻坚这块“硬骨头”,变“蓄洪低地”为“产业发展宝地”,变“民生洼地”为“生态宜居高地”。

浩渺行无极,扬帆但信风。

历史,总是在一些重要的时间点上更能勾起人们的回忆和反思;同时,历史也总是在一些特殊时段获得浓墨重彩的推进。

站在“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历史交汇点上,我们期待着王家坝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美好明天!


(来源:中国水利报 2020年9月10日)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