束俭朴:深山里默默坚守三十七年

2021-07-20 15:11 来源:省水利厅 作者:唐晓燕 浏览量:
【字体:  

束俭朴,三口镇水文站站长,工程师,1985年10月接替父职来到大河口水文站,从此与水文结缘,37年坚守在偏远山区的水文站,履行了一名共产党员为人民服务的庄严承诺,践行了对初心使命的忠诚担当。

刚来到水文站,束俭朴只是一名十几岁的少年,他对陌生的水文工作充满新鲜感和好奇心。他知道自己水文知识匮乏,就加倍努力,边学边干。好在老站长和其他老同志都十分喜欢这个勤奋好学的年青人,很快他就基本掌握业务,并逐渐成长为独当一面的技术能手。老站长退休后,他接过了这份重任。在同为水文人的父亲教导下,他更加虚心地向老同志请教,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不断积累丰富自己的专业知识。

1996年端午节前一天,连续强降雨使清溪河水位暴涨,一个个洪峰接踵而至,汛情危急。此时他家一车价值万元的木材堆放在路旁,随时可能被洪水冲走,这对一个农村家庭来说是笔不小的财产。束俭朴看着清溪河来势汹汹的洪水,没有片刻犹豫,转身钻入站房抢测洪峰,一个个洪峰流量报出去了。而站房外妻子却孤身站在洪水里,艰难地拉拽着被洪水冲走的木材。事后乡亲们说他傻,妻子的埋怨也让他难受。但束俭朴并不后悔,他只是笑着答:“谁让我是党员呢,职责所在,钱没了,可以再挣,洪峰要是错过就无法弥补了。”

2002年6月,大河口水文站迎来了建站以来最大洪水,上游美溪河、溪下河、长田河三条支流的洪水奔腾而至,三条支流洪峰交替出现,断面洪峰一个接一个,呼啸的洪水一小时疯涨了3米之多,最高峰值达151.56米,超历史最高水位0.94米。天空中电闪雷鸣、暴雨倾盆,所有通讯中断,水文站里一片漆黑。束俭朴和同事同心合力、沉着应战。水尺没了,就设临时水尺,打着手电筒把水尺桩打下去。水位井冲毁了,就组织大家轮流蹲守在水尺边加密观测水位频次。缆道没电不能运行,就组织大家手摇。在与超历史大洪水战斗过程中,他们不分白天黑夜,24小时轮番上阵,浑身上下湿了干,干了湿,测到了完整的洪水过程。待洪水退去,他又带领同事接测水尺高程,依据洪水痕迹完成洪水调查,留存宝贵的洪水资料。

2005年大河口水文站停测,束俭朴被调到三口镇水文站工作并任站长。三口镇水文站背靠大山、远离集镇,方圆十里没有人烟,每天只有日月星辰和鸟兽蛙鸣陪伴。他把孤寂的生活当作钻研业务的良机,利用该站的历史水文资料分析水文特性,从降雨量的时空分布、降雨的强度,到产汇流的时间,水位变化情况,再到流量、含沙量测验时机的把握,从原始数据到计算成果以及成果分析对比,合理布置本站流量测次,逐渐掌握三口镇水文站测验工作特点,摸索出了一套适应山区河流水位暴涨暴落、洪峰停滞时间短的测流方法,大大提高了水文测验的效率和精度。

由于早年间陈村中心站党员少,没有成立党支部,束俭朴的党组织关系一直在大河口村民组所在的黄河村党支部。为参加党组织生活,他总是清晨出发,骑着摩托车,翻越70多公里山路,历时2个多小时抵达黄河村党支部,开完会后再匆匆忙忙赶回站里。除了主汛期和下雨涨水,他没有向党支部请过一次假,没有缺席过一次组织生活。作为站长和共产党员,他凡事亲力亲为,每年的节假日值班是他,站里的环境卫生、测站管理是他,站里的安全生产、隐患排查处理是他,吃苦在前、享乐在后,他始终以先锋模范的标准要求自己。

2018年,汛前准备工作刚刚开始,束俭朴的妻子患病住院做手术,女儿又刚生完孩子。他把妻子女儿托付给亲戚朋友照顾,完成17个站点的遥测雨量维护,本站的大断面、水尺测量等工作。这些站点跨越2个市4个县区,最远的站单程100多公里,所有站点跑完要一个多礼拜。多少年过去了,家人早就习以为常,从原来的不理解到时不时主动帮忙,耳濡目染之下甚至学会了基本的水文观测。舍小家、保大家,辛勤付出的不仅仅是水文人,还有背后默默付出的家人。

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虽没有惊天动地的丰功伟绩,但束俭朴用对水文工作的热忱和37年的忠诚坚守,交上了一份圆满的人生答卷。尽管年近退休,但他却说自己初心不减当年,更加懂得珍惜,要在平凡的岗位上再书写新的华章。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