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文工匠”刘传复:与死神擦肩而过

2021-10-14 14:24 来源:省水文局 作者:陈昕 浏览量:
【字体:  

    见到从水文岗位退休20多年的刘传复时,他谈起水文仍然滔滔不绝,话语间藏不住对水文工作的满腔热情,昔日不惧艰难、勇立潮头的水文青年,渐渐浮现眼前……

1956年,是国家建设正需要各类人才的时候,也是在那一年,刘传复的水文生涯翻开篇章。

    在四川都江堰市灌县成都水电勘训班学习半年后,刘传复被分配到了贵州水电勘测处水文队工作。

    “是那山谷的风,吹动了我们的红旗,是那磅礴的雨,洗刷了我们的帐篷,我们有火热般的热情……”揣着一番壮志,满怀一腔热血,刘传复与其他即将奔赴工作岗位的十几个水文人精神抖擞,热情十足,一起坐在大货车厢里,高唱着水电勘测队队歌,一路翻山越岭,颠簸了两天到达目的地——贵阳。

    水文工作的特殊性决定了测报一线工作的艰苦——与群山相依、同江河相伴、和寂寞为伍。

    尽管参加工作前就知道由于专业性的特殊,水文工作会是平凡与平淡,甚至有些冷清,不被社会熟知和认可。但刘传复知道自己选的专业就要无怨无悔,更要认真用心把水文工作做好,为水文事业献一份力量,在填写转正表时,郑重地写下了“愿意为水文事业干一辈子”的誓言。

     修建水电站前期要先进行地质勘测、水量测量、经济调查等工作,考察各方面环境。水文队则是 “先头兵”,要到荒无人烟、山高水长的地方先建立起水文站,进行各种观察和数据测量,为建水电站提供有力的科学依据。

     初到洪家渡工作地点时的场景,刘传复至今依然记忆犹新:一片荒芜、地势偏远,除了大自然的山水,廖无人烟,甚至都不通路,马车和走路成了仅有的交通工具,一个像样的办公场地也成了奢侈,工作条件简陋,生活十分艰苦。

      为建设该电站,需要在乌江猫跳河上建立几个专用水文站,刘传复和一起来的十几个同事立即到规划好的河段建站。洪家渡水文站作为洪家渡电站建设初期的专用站,于1957年元旦开始观测,刘传复也被安排到水文站上工作。

                               

   “那时候,天还没亮就要起来工作,山上的村民都没起床,一片漆黑的山路,我们只能打着电筒或提着马灯小心前行,山里起大雾是常事,山高路陡,下雨路又滑,摔倒是家常便饭。”回忆起曾经建站路途的不易,刘传复感慨不已。

    每天赶“两头黑”,没日没夜涉水工作,终于在大家共同努力下,水文站顺利开展全部测验项目。然而,历经千般艰难,在大家准备松口气的时候,却遇到一件难过委屈的事情。

“水文站的风向是斩龙剑,制了村子的龙脉,使我们村里不少人生病。”“必须拆掉水文站……”

    某一天,河对面有100多个村民聚众到站上,表达对水文站的不满,要求把水文站拆除掉。村民们不听刘传复和同事们的任何解释和劝阻,便动手砍断了水尺,砸烂了水准点和降蒸观测场的全部设施,还不准他们到河边工作。看着被损坏的工具及辛辛苦苦建起来水文站,刘传复和队友们眼眶通红,心里满是说不出的滋味,哽咽着强吞下委屈。

面对当时的情况,刘传复和队友们强忍着委屈与难过,压抑了好长一段时期,经过多方交涉,事情最终才得以平定下来。

    1958年,由于建设的需要,刘传复被调到荔波县方村建立新的水文站。为了便于工作,他在当地村子找了一个小伙子与他一起工作,后来发展成了他的同事。

“方村是一个少数民族村寨,说话听不懂,地处偏远,交通不便,除了一个仪器,什么都没有。”刘传复说。

    到方村工作的第一年就遇到了严重的自然灾害,吃不饱饭,挨饿受冻,一个20来岁的年轻小伙,却因饿肚子躺在床上都会冒虚汗。

    为了填饱肚子,刘传复只能一边工作,一边跟着当地村民学种地,种玉米、菜和红薯,最后甚至种起了水稻。

    为建立水文站,刘传复只能拿刀到山上砍树木,一根一根抬到河边,用木头一层一层搭起5米高的架子,建起全木制的水位台,修建观测场。没有船,只能四处寻找建船材料,有一天终于在附近寨子花35元买到了一棵大杉木树,切割成木板,一块一块运到站上动手造起了木船,并用8号铁丝拉着这个木船过河开展流量测验。

   “它是你们的保爷树,再漂下落滩,你们人也什么都没了!”

    1962年一场大洪水时,为了准确的测量记录洪峰水位流量,两人冒雨划木船到河中间测流,雨下得很大,风刮得凶猛,拉船棕绳被扯断,两人随船被洪水一起冲走,冲了两三里之后,侥幸抱住了河中的一棵大树。

    最后,在群众的帮助下,才沿河边把船划回到断面,被救上岸后,面对湍急的洪水,刘传复不畏恐惧,依然坚持测量了几份洪水流量。在岸上同事的母亲目睹了这一切,大声哭泣,害怕得说不出话。经过这次险情后,当地同事也辞职离开了艰辛的水文工作,又只剩下刘传复独自一人在工作岗位上坚守。

    后来,刘传复到贵定县下湾水文站工作,条件艰苦。1977年,他的一个同事在划船测流时,翻船落入水中,3天后才在下游河中找到了遗体。

“洪水中抢测洪水流量,用木船施测其实十分危险。后来测验条件逐步改善后,慢慢改为岸上缆道测流,才消除了这个隐患。”刘传复说。

    冬去春来,初心如磐。一次次忍受饥饿,一次次迎难而上,一次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守望不变,追寻跨越。时代巨变,雨情、旱情和洪水的记录却从未间断,在艰辛的历程中,刘传复始终栉风沐雨守望一线。

    从1956年参加水文工作至1999年在水文岗位退休;自最初用木船抢测洪水流量到岸上缆道测流;从懵懂稚嫩的年轻小伙到守初心砺前行的“水文工匠”。从新手到老手,从老手到高手,从高手到工匠,刘传复一步一个脚印踏实前行,孜孜不倦、辛勤积淀,以实际行动,用自己一生诠释着一名“水文工匠”的初心和使命。

“愿意为水文事业干一辈子。”为了最初的誓言,刘传复在水基层一干就是44个年头,直到退休。择一事,终一生,把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奉献给江河,用坚韧淬炼匠艺,把拥有的知识绵延不断地传递下去……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